现在时间是:

当前位置:首 页 >> 阅览室>> 爱情文学>> 文章列表

当爱情上了年纪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5-08-04 00:27:41   浏览次数:503

岩的男朋友问:当年你看上二叔哪儿了?

我说:聪明。

岩的男朋友重新打量一会岩的二叔,说:能想象出来,二叔当年很帅。

我也重新打量岩的二叔,他正在餐桌前排兵布阵,人就在那站着,还用想象吗? 年轻人看人,习惯看身高、体重、五官,到我这个年龄,看人看的是举手投足,做人做事。我喜欢他眼角的皱纹,和我眼角的皱纹正好般配,那里既有岁月走过的苍凉,也有岁月留下的暖意。

女友们说起老公都习惯说:我家某某。我没这样的习惯,有事没事他都泡在单位,节假日也不例外,从时间意义上,他应该是某个单位的某某。 还有几个月,就是我们的银婚。相濡以沫二十多年,我们早已混成哥们。年轻时计较他的健忘和贪玩,混成哥们就不好意思计较了。想必他也这样,面对我的固执和愚笨,总一笑了之。

每到新年,他都问我:今年我多大了?爸妈都多大了?我愿意做他的记事本,随时提取各种数据。他会突然打电话问我腰围,说某品牌运动装打五折,有款休闲短裤很适合我。过些天他又问腰围,问完就挂了电话,我以为他要买裤子,买回的竟是风衣,按腰围买的风衣小了一码。一个不喜欢逛街的哥们,开始为我逛街逛网店,偷着乐吧。

几年前我患面瘫,一下子面目怪异,偏偏我还爱笑,应该面目狰狞了。某天翻看杂志,翻到做广告的韩国女星,他说:你看她漂亮吧?她要是嘴歪了,也漂亮不到哪去。看电视看到某主持人,他有了发现:看见没有?她也嘴歪,像你这样的人不少呢。三年间,我先后针灸百余次,每隔一段时间,他都左看右看做一次质量鉴定,然后很郑重很大声说:哥们,坚持,好多了。

我是一枚傻乎乎的鸭蛋,早早就把自己泡进婚姻的坛子里,很庆幸,他是另一枚。 有一天异想天开:我应该更早点儿嫁给他。比如,十八岁?可十八岁的时候我还不认识他呢,过了十八岁,我们才坐在一个教室上课。那么,二十岁?二十岁那年夏天我们大专毕业,刚刚工作,工作上的事情紧忙活。看来只能在二十一岁与二十五年之间嫁给他了,晚是晚了点,终究没有太晚。 现在,没房没车就叫裸婚了,我们那时没房没车,置办被褥衣物,钱都是借的,比裸婚更裸。

这些年,还没有过两个人的旅行,希望今年有机会弥补,去哪里无关紧要,风景如何,要看和谁在一起。 第二十四个结婚纪念日,我们去看了3D电影《2012》。看电影之前还有些时间,先去超市,家里的生姜该买了,该包顿饺子了,还得给婆婆买点麻花、烧饼,结果,青菜肉馅什么的装了满满一袋子。提着袋子看电影,工作人员拦住我们:存包,不能带吃的进去。我说是肉馅和青菜。人家不屑地一摆手:带进去吧。

坐进电影院,前后左右都是年轻人,抱着爆米花,我们很另类。









喜欢本文?

上一篇:废墟里的爱    下一篇:ATM背后的传奇爱情


请填写详细信息发表评论
评论名字: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验证字码: 验证码

     网络报警    不良信息举报    服务保障    中国文明网    网络监察

    注册本站会员   会员登录本站   返回会员中心   版主登录   本站违规内容举报

    Powered by  琪翔TVB园地版权所有 © 2011-2015 黔ICP备11001062号  

    站点说明:本站属个人非营利性网站,站内所有汇集内容仅供琪翔及其亲友学习交流使用,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

    在使用本站服务的过程中及学习过程中若有任何疑问请与站长或管理团队取得联系、解决。

    网络110报警服务 贵公网安备52020102520207号我们已在贵州省六盘水市钟山区网安大队备案